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当前位置:主页 > 玄幻奇幻 >

神遗 作者:其颜灼灼(下)

发布时间:2020-12-30 13:38 类别:玄幻奇幻 标签: 仙侠修真 灵异神怪 灵魂转换 玄幻 其颜灼灼(下)
第62章 新年
  真正的麻烦就是他左肩的断箭。
  这已经不是掏掉几块烂肉那么简单的事情了。
  大夫把他周围的烂肉一点点剔掉,让几个人按着他,把他胸前残留的箭羽剪掉,似乎连着肉挂着筋地猛然把箭拔了出来。
  霎时溅了周围人一身的血。
  江离舟骤然抬头,额头上青筋暴起,发出嘶哑的低吼。
  他脊背起伏的厉害,似乎马上就要窒息而死了。
  时连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手抖脚抖地去给他擦额上的汗,江离舟眼睫上都挂着汗珠,不住地往脸上滑。
  大夫看了看全是血污的断箭,说:“药酒再给他喝点,还没完呢。”
  时欢把药酒递过去,声音也在抖:“他在发烧,这样没问题吗?”
  大夫看着江离舟艰难地把药酒往下咽,这次没有太急着动手,慢悠悠地说:“那是因为伤口没处理,箭拔出来了,底下还有的罪受,扛过去就行了。”
  江离舟还在大口地喘气,整个人都被汗浸透了。
  时运小心翼翼地给他清理伤口周围,脸色也难看得要命。
  江离舟因为高烧的缘故,脸颊都是红的,却又因为疼的厉害,嘴唇发白,眼睛也没有一点神采,看着都让人害怕。
  药酒应该是有作用的,等了大概一盏茶的时间,江离舟也没再抖的那么厉害了,歪着头不动了。
  大夫指挥时连:“换块棉布塞他嘴里,保不住暴起咬舌自尽了。”
  时连伸手去掰他的下巴:“有您这么说话的吗。”
  一直折腾到了天大亮,这场折磨才算是结束了,江离舟浑身都是伤,此时大可能不是睡着了,而是昏过去了。
  这一夜远远超出了正常的痛觉承受范围,他早就筋疲力竭。
  时运把大夫吩咐的药汤端进来时已经是下午了,叫了好多声也没能叫醒他,吓得差点摔了药碗,又着急忙慌地把大夫又拽了过来。
  大夫用不可理喻的眼神看了看他,说:“他也就这会儿睡的沉,待会儿就该醒了,等着吧,叫我有什么用。”
  说完甩袖子就走人了。
  他们都已经不能再受惊吓了,让人轮流看着他,醒了再把药汤端过来。
  江离舟昏睡到傍晚,再次被疼醒了。
  时运他们刚给他换过药,他就转醒了。
  时连正看着他,赶紧跳起来叫人端药来,又轻手轻脚地喂他喝水。
  江离舟咳了一声,顿时牵到了身上的伤口,疼的直吸气。
  伤口处理干净后,身上的温度也慢慢降了下来。
  时欢把药端过来,看他像没有味觉似的一口口咽下去,心里还是紧张的直打鼓。
  江离舟声音哑的不像话:“太苦了。”
  那两个屏息看着他的人终于放下了心,要不是想着他身上还有伤,时连就要扑过去了。
  时连眼泪汪汪地看着他:“师兄饿不饿?我去给你弄点吃的。”
  江离舟虚弱地又趴下了:“不用了,想睡会儿。”
  时连就帮他拉了拉被子,轻轻地把门关上了。
  时连在门外轻声说:“一直睡到底是好还是不好啊,怪吓人的。”
  时欢叹了口气:“不知道,看紧一点就是了。”
  他们正说着话,里面突然传来一声摔裂的声响。
  两个人赶紧冲了进去。
  是刚刚时连喂他喝水的杯子没拿走,被他碰掉了。
  时欢看了看他的手:“没伤到吧?”
  又转头说时连:“下次把杯子拿远一点。”
  江离舟摇摇头,说:“在我旁边挂个铃吧,想叫人都没力气。”
  时连把碎片收拾起来,问他:“师兄哪里不舒服吗?”
  江离舟说:“把我换到最西边的那间屋里,尽快。”
  时连说:“你伤成这样还乱动。”
  江离舟又说:“如果山君来,就说我外派出去了,别让他知道。”
  时欢点点头:“我马上就去把那间屋子收拾出来。”
  时欢从怀里掏出一个铜铃,放在他手边,又说:“有事叫我们就用这个吧。”
  他们正要出去,江离舟又摇了一下手边的铃,说:“他精着呢,要是来了,千万别露馅。”
  时欢又对他点头:“放心。”
  *
  林清和在给剑宗的那五天里也没闲着,他把南海附近全部查了一遍,自他来到南海后似乎再没有什么动静,好像就是专门引他来走这一趟的。
  林清和早就觉得风云诡谲不是一天两天了,台淮和剑宗先后闹事总让他心里不安,他也总想江离舟最后一部分神识什么时侯还回去,只是一旦神识全部复位,默泉和江离舟也就再次达成生死契约,默泉风波不息,他就必然不得安宁。
  只是林清和现在不再那么害怕了,得到了一直心心念念的那人的全部心意,觉得若能死在一处他也别无所求了。
  不过他现在不太想随便放弃,欢喜的日子他还没有过够,舍不得随随便便就魂飞魄散,把这份岁月拱手让人。
  转眼就是除夕了,站在高处可以看见江南诸城的万家灯火,南海就像是一片野地,不见一丝亮光,他亲眼目睹了太多毁城的灾难,但再次看见仍会心口一堵。
  临云山君在以往的日子里,是为了完成神的嘱托,是咬着牙不情不愿地熬日子,现在不一样了,他有了希望有了信仰,有了活下去的意义,他是为自己的爱活着的。
  他甚至想好了所有结局,若是清风朗月盛世太平,他们就什么都不再管了,要让他的眼睛好起来,去看塞外的月亮,去看洱海的银河。
  若是一切超出掌控,他们再护不住这片沃土,一起化作尘世的浮尘也没有什么不好,反正这些日子都是他从上天手里偷过来的,万般夙愿皆已圆满,再也没有什么好抱怨愤恨的了。

发现一点点-人生感悟:人生没有捷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