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当前位置:主页 > 现代都市 >

马甲众多的我在校草面前翻车了——空乌

发布时间:2021-01-01 14:34 类别:现代都市 标签: 甜文 强强 欢喜冤家 情有独钟 都市情缘 空乌
   《马甲众多的我在校草面前翻车了》作者:空乌
  文案:
  何余患有Omega信息素紊乱症。
  他的信息素不仅不会吸引Alpha,还会让闻到的Alpha极度厌烦。
  生活已经如此艰难,但何余还可以更难。
  在和相处一年的游戏好友表白并告知对方他的病后。
  对方退游了……
  某天,何余在家门口捡到了他们桐盐一中的扛把子、拥有超S级信息素的Alpha——褚弈(chu三声,yi四声)。
  褚弈浑身是血应该刚经历一场恶战,S级信息素疯了似的压过来,何余两腿一软先磕了个响头……
  何余软手软脚地把褚弈带回家,付出了一点点自己的信息素。
  褚弈闻到后果然清醒了,不仅清醒,他还吐了。
  何余赶紧九十度鞠躬道歉:“对不起!”
  褚弈:“……”他酒精过敏吐了,这人怎么还道歉了。
  两人意外发现契合度高达98%,即将被家里强制联姻的褚弈抛出诱人条件——“演我男朋友,一个月两万”。
  何余果断向金钱低头。
  至此,何余从小透明摇身一变成了一中校草级人物褚弈的男朋友!每天在各种地方秀恩爱!
  某天,何余无意中看见褚弈的游戏id,居然和退游的暗恋对象一模一样!
  何余惊恐万状:“哥我们玩别的吧!”
  褚弈漫不经心:“不,就玩这个。”
  说着点开了何余的账号。
  两个人一起沉默了。
 
  划重点:
  1.沙雕、装怂、学霸受 X 校园大佬、巨有钱、骚的一批学霸攻
  【其实就是“装成怂逼的小狗逼”和“骚的坦坦荡荡的老狗逼”之间的爱情故事】
  2.主角成年。
  3.受的信息素是西瓜,攻的信息素是抽象型的冰。冰镇西瓜组合!
  4.沙雕作者围脖儿:空乌饼饼
 
  内容标签: 幻想空间 甜文 成长 校园
  搜索关键字:主角:何余,褚弈(chu三声,yi四声) ┃ 配角:辛涛,袁里,李劲航,程浩言 ┃ 其它:何余,褚弈,冰镇西瓜
  一句话简介:演着演着你就真是我男朋友了
  立意:我们遇到什么困难都不要怕!微笑着打败他们!
 
 
第1章 
  二月底的风不像深冬那么刮人,但也有几分钝刀割肉的寒意。
  何余裹了裹手抓饼上的塑料袋,随手揣进兜,往幸福小区里面走。
  小区的鹅卵石路饱经岁月摧残,石没的七七八八,只留下一堆坑,被雪掩埋着,跟一个个小陷阱似的。
  天边乌云压顶,马上要下雪的架势。
  他不爽地往手心里哈了口气。
  倒霉小区暖气坏了半个月也没人修,真下雪的话也不用开学了,明天头条就是“某高二学生冻死家中,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
  五百度的厚镜片染上白雾,视线模糊里一个人影从斜前方撞了过来,浑身都散发着“挡道的都给老子死”的社会气息。
  镜片糊住他也能看见这人零下十来度就穿了个皮夹克,脖子上花里胡哨的文身在模糊镜片的魔力下看着像一只佩奇——老猪佩奇。
  老猪佩奇手里还攥着一根钢管,大阴天还戴着墨镜的脸冲他偏了偏。
  他低下头。
  这种街头流氓一般都没什么人类理性,跟个畜生似的,谁看他眼睛他就要削谁。
  直到拉开距离他才装作找东西回了个头,镜片上的雾散开,余光中老猪佩奇手里的钢管上沾着红。
  见血了这是。
  幸福小区除了名儿幸福其他的哪儿都不幸福,前两天一群混混给最后一个保安揍进了ICU,从此幸福小区成了名副其实的“约架小区”。
  谁让小区离桐盐一中这么近。俗话说得好,学生多的地方,是非多……
  天好像更阴了,北风从耳边吹过,附带截肢效果,三阵风就冻得没知觉。
  何余手伸到兜里,摸了摸手抓饼。
  还有点余温。
  再不回去凉透了。
  他小跑几步,脚在踏上台阶的前一秒猛地顿住。
  一楼锈迹斑斑的门半开半掩,漆黑一片的楼道里灯早就坏了,只能隐约看见一只穿着黑色高帮匡威的脚搭在地上,白色鞋带上沾着红。
  卧槽命案?死人了?
  Omega的五感敏锐,准备掏手机打110的动作停住,一丝若有似无的Alpha信息素在空气里飘散。
  信息素太淡,他形容不好味道,只觉得室外温度因为它又生生降下一度。
  有点猛啊,何余吸了吸鼻子,要不是主人状态不好估计能当场压得他栽一跟头。里面的人什么来头?
  秉持着不多管闲事但人命关天的态度,何余防备地走了进去。
  刚才太紧张,冷静下来他才闻到空气里的血腥味。微薄的信息素应该就是顺着血液散开的。
  迅速确定周围没人,他的目光才落到匡威的主人身上。
  他蹲下来仔细检查这人的伤。
  男生身材高瘦,宽肩窄腰,下身一条黑色工装裤,侧面染着血和灰尘,上身只穿了件黑色毛衣,闭着眼睛歪着头倚在墙边,糊了一脸血,搭在一边的左手也全是血。
  R级恐怖片现场的氛围被男生衣服裤子的牌子冲淡了不少。
  “好家伙,够买多少双匡威了,混搭得都跨贫富阶层了……”
  脸上全是血,他先看了一圈男生的脑袋,除了这人头发真黑看起来还挺软乎没看出别的。
  何余干脆伸手扶住男生的脑袋,打算看看脑后有没有伤,另一只手掏出手机准备打120。
  本来昏的很彻底的男生忽然睁开眼睛,糊一脸血也能看出他眼睛形状很好看,眼尾挑出的弧度让何余完全不觉得吓人,反而感觉这人就算是个鬼,也得是把人帅死的那种鬼。
  还没等他仔细看看是丹凤眼还是桃花眼,男生忽然狠狠攥住了他伸出去的手。
  “啊!!!操!!!”何余瞪着眼睛大喊一声。一半是吓的,一半是疼的。
  伤成这样还能有力气攥他,Alpha的天然优势太操蛋。
  “卧槽我给你叫叫叫120!”何余边掰他手边解释,“你他妈先撒开!撒开手!疼!疼疼疼!”
  “敢叫……救护车,试试……”
  男生说完这句牛逼哄哄的威胁之后一点也不牛逼地又晕了过去。
  何余愣了两秒,咽了口口水。
  他现在的感想居然不是“试试就试试”,而是“这声音带劲儿”。
  和他网恋失败对象的声音有那么点像,都是低沉中带着磁性。
  男生这次昏的彻彻底底,他翻来覆去地给他检查了半天也没醒。
  左臂有一条刀伤,看起来不严重,肩膀靠近脖子的地方有淤青,脸上的血应该是别人的,脑袋上没伤口。
  看起来惨烈,其实也没什么大碍,就是给他扔这儿容易冻死了。
  男生兜里没有身份证,钱包里倒是十多张银行卡和各种会员卡。他随便抽出两张银行卡拍了照,日后出事根据卡号也能报个警。
  不去医院就不去吧,正好他也不想打120,一趟车好几百块钱。
  何余撑着他胳膊扶他起来。
  他现在算上兜里的五块钱手抓饼紧紧巴巴地能凑出五十块钱来。五十块钱在医院能干什么,拍个片子都不够,别提叫车了。
  这人也牛逼,那么多卡,一分钱现金都没有。
  人看着高瘦,背在背后死沉的,何余咬牙想,就当是行善积德了。
  冷冽的信息素在身体靠近的一瞬间侵袭,带着凶狠的气息,猛地笼了过来。
  他在外面的时候,飘过来一丁点都能明显感觉到温度降低,现在零距离接触,超S级Alpha信息素的强悍侵略性飙升到顶点,仿佛身处极夜的南极,五感都被冻住。
  如果站在这里的是别人,不论Alpha还是Omega,下一秒肯定会昏过去。
  何余感觉他现在不太对劲儿,没昏过去就算了,刻在基因里的本能还让他浑身发热,鼻尖湿润,两腿发抖。
  完蛋。
  下一秒他没有一点点防备地径直跪了下去。
  当面给陌生男生磕了个响头。
  “我……去……呃!”
  来不及思考他为什么会对陌生Alpha的信息素产生这么大反应,没了他支撑的男生直接压了下来,何余被压得两眼一翻,差点反脚踹上去。
  收回伸了一半的脚,他随手抹了把鼻血,领口一阵燥热。
  捡到祖宗了。
  仅仅几秒钟的接触何余就判断出来,压在他后背这位,是超S级Alpha。
  国内数量少于一百人,甚至还在逐年减少,稀少程度堪比大熊猫。这运气要是去抽皮肤,得一抽一个金色传说。
  亏得是他,不然随便换成哪个Omega,现在都得鼻血横流倒地不起。
  这群顶尖Alpha的信息素就是这么霸道且不讲道理。
  管你是Alpha还是Beta,先跪下再说。
  何余眼里,众ABO平等,是不是超S他都得给人弄屋里去救死扶伤。
  他挣扎着爬起来,扶起人挪到门口,掏钥匙开门进屋——对,他家住一楼,这人真 . 倒他家门口了。
  给男生放到沙发上躺下,何余到浴室拿了两条毛巾,蹲在沙发旁边先给他擦了把脸。
  从骨相就能看出来,轮廓深而有棱角,Alpha长得应该不赖。
  而且个儿高腿也长,不是一般的长。
  这是基因优势,越强大的A越拥有完美的基因。
  强健的体魄是守护Omega的关键,优秀的外型则是吸引Omega的条件。
  何余对这群站在金字塔顶端的大A们不感兴趣,他已经当了一年的独身主义O。
  彻底擦干净,一张帅脸毫不遮盖地呈现在眼前,何余看过去,愣了。
  这……这是褚弈???
  褚弈,他们桐盐一中高二学生,整个桐盐市屈指可数的超S级Alpha,高一时突发易感期,导致整个楼层的Alpha集体送医务室的BUG般的存在。
  家里还贼鸡儿有钱,是那种每个学校都必须有一个的传说级人物,和他这种学校里的透明人不是一个层次的。
  何余皱了皱眉,盯着褚弈的脸陷入沉思。
  这人搁他们学校绝对是喝口水都一群Omega拿手机偷拍的主,换句话说,每天都有一群人盯着他。
  褚弈要是直接给他转五百万感谢救命之恩就两清了还好,这要是在学校跟他打一声招呼,别说打招呼,就多看他两眼,都得让他从老透明变成……万众瞩目的大灯泡。
  走哪晃哪的那种。
  不提那些仇家,单说满学校的粉丝都够他喝一壶。
  他一个夜里忙碌、课桌上补觉且存在感为0的小透明,老胳膊老腿的,哪受得了这折腾。
  他忍不住戳了戳褚弈的脑门。
  哎,怎么还救回来个祖宗。
  要不,给他重新扔出去?
  何余给自己逗乐了。
  哎,真是的,怎么办呢。
 
 
第2章 
  玩笑归玩笑,先处理好伤口才是正事。
  何余随手抽出个小垫儿坐在沙发前的地上,尽量不碰到伤口地撸起褚弈的袖子,伤口在灯光的照射下显得有些狰狞。
  褚弈皮肤冷白调,暗红色的血凝固在上面,刺目又扎眼。
  他屏住呼吸。
  可能是刚经历一场恶战,褚弈即使昏迷着,自我保护机制也下意识释放出信息素。
  寒意冷冽地弥漫在四周,在Omega眼里犹如实质地蒸腾着阵阵白雾,宛如蓬莱仙境,表面的仙气胧绕下是嗜血的凶兽,上一秒还清冷平和的信息素下一秒忽然毫无预兆地扑向周围唯一的活物——何余。
  何余顶着致命的吸引力,指尖微颤,汗水从鼻尖落下,他赶紧摸了摸鼻子。
  很好,这次没流鼻血。
  如果说哪个Omega能在强悍如斯、无异于易感期爆发的信息素里保持理智的话,那他敢说第一,没人敢喊第二。
  毕竟,全国也不一定有第二个“Omega信息素紊乱症”患者。
  Omega信息素紊乱症,顾名思义,患者信息素里吸引Alpha的那部分激素变异,成为一种名为“伪Alpha信息素”的物质。
  “伪Alpha信息素”使得患者受Alpha信息素的影响大大降低。
  Alpha们则会产生“我是不是性无能啊,为什么这个Omega都没反应”的操蛋想法。
  病情严重到何余这个地步,他基本已经对所有Alpha信息素免疫,甚至能反过来用自己的信息素反压过去……他也不知道该说他牛逼还是说他苦逼。
  但超S级Alpha这种变态般的存在明显不在他的控制范围内,特别是眼前的Alpha还长得特别好看……
  他多年行走江湖,不至于狗熊见了蜜似的扑上去给人吃干抹净,但褚弈的信息素对他的吸引力太强烈,从未有过的干渴从喉咙蔓延,身体一阵阵燥热。
  学校传闻褚弈的信息素是抽象型信息素,冰。
  但他除了冷之外,还闻到了味道——
  一种说不上来的,若有似无的,类似海水的味道。
  没有咸腥,更像是北极冰冻的海水,裹挟着亿万年前的古老花香,亘古不变地散发寒意。
  何余想起曾经在生理课上看过的一种极为罕见的超S级信息素——冰海。
  清甜的西瓜味难以克制地散开,以从未有过的速度飞快地扑向寒气,缠绵、辗转、融合,室内温度骤降的同时仿佛敲开了几十个冰镇西瓜,西瓜汁迸溅的甜味儿飞快蔓延,迅速占领整间屋子。
  向来淡定的何余同志震惊了。
  这信息素契合度是真实存在的?这,这也太猛了!
  心跳速率直奔100,何余呼吸灼热,身体被燥热笼罩,一呼一吸间全是信息素融合后的暧昧气息,让人遐想万千。

  他没空遐想,努力压制住身体的不适。
  沙发上高大的男生似有所感,凌厉的眉眼微微皱了皱,要醒。
  何余拿纱布的手一顿。哦吼,精彩就在一瞬间。
  睫毛轻轻颤了颤,而后缓缓睁开,客厅灯光直射,Alpha好看的眼睛眯了眯,逐渐对焦。
  何余破罐破摔地看着他的神情从“我是谁我在哪”变成“哦我好像晕过去了”,从头至尾都跟个去别人家做客然后一不小心睡着了的客人似的,一脸淡定。

发现一点点-人生感悟:人生没有捷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