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当前位置:主页 > 耽美小说 >

南来北往 by:八足

发布时间:2018-08-07 20:28 类别:耽美小说 标签: 因缘邂逅 情有独钟 都市情缘 职场
 
《南来北往》作者:八足
 
文案:
[地铁八号线]系列文之五
 
-两个人都有着狗血的身世,
-但是平头老百姓能怎么办。
-重组家庭,能过就过,不能过就撤。
-藏北从小被亲妈抛弃,
-年少的时候又把家和亲爸
-让给了毫无血缘关系的藏南。
 
-藏北:特么都让给你了还想咋样。
-藏南:用我自己补偿你。
 
-表面坚强实则易心软的哥哥 X 表面软萌实则特倔强的弟弟
这篇主攻
--------------------
-这个是以上海地铁8号线为主题的轻松系列文。
-原则是:
-1)每篇都会存稿至少过半后再发表,每晚一更,放心跳坑;
-2)1V1,HE;
-3)系列中CP有的彼此认识会有穿c-h-a情节。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因缘邂逅 职场 
搜索关键字:主角:藏北,藏南 ┃ 配角:杨思,Allen ┃ 其它:
 
 
 
第01章 偷
  藏北,男,33岁,哥哥,分开始时15岁,刚被分手,广告公司上班族。
  藏南,男,23岁,弟弟,分开始时5岁,刚大学毕业不到一年,辞了家乡的工作来上海。
  这里的“藏”姓,音“zàng”。
  ********************
  2月14日晚高峰,刚拜访完客户的藏北沉着脸背靠车厢,挤在弥漫着恋爱酸臭味的地铁里。
  离他最近的一对情侣与他其实就隔了半米,但是中间硬是塞了一大捧血红又恶俗的玫瑰,面上还喷洒了金粉和香精,冲得他鼻子直难受,眼泪都快被熏出来了。
  cao!带这么大坨东西挤地铁,脑子被门挤过了吧!买得起花,打不起车,这种男人能要?
  想到车,藏北脸更黑了,刚分手一周的“前任”现在应该也捧着比这还夸张的一份礼物,坐在那富二代的宾利上了吧。而自己那辆开了六年的小两厢,也被攒了满腔郁郁却无处宣泄的自己狠踹了两脚,车门很给面子地深深凹陷了几个大坑。等第二天冷静下来,只能老老实实送修。
  其实藏北这个人各方面的条件都不差,三十而立已过了爱玩的年纪,x_ing格沉稳又靠谱,沪籍有房有车无贷,在一家4A(广告公司)做AD(Account Director客户总监),身体健康模样周正,除了一周一包烟,无其他不良嗜好,偶尔小聚喝酒也是大大方方带家属,唯一特别的是:爱好——男。
  这任前男友,也谈了快三年,虽没爱得轰轰烈烈,但是年纪条件相当,不咸不淡处了这么久,觉得就算找个女的结婚过日子也就是这样了。半年前,藏北找几个朋友帮忙弄了个浪漫的小仪式求了婚,当时的男友戴着那块花费他2个月薪资的手表,捂着脸眼泛泪光的感动模样还历历在目。路人拍下的男男求婚小视频还曾在朋友圈和微博火过几天,现在想想真是跟吞了苍蝇一样。
  一周前,藏北去接难得不用加班的男友下班,回家路上开始筹划情人节两人一起休假去迪士尼玩一天,门票是求婚的时候就买好了的。
  但是男友却脱下手表,递给他。
  有个男人在追他,他动心了。对不起。
  男友下了车,当夜没有回来,第二天过来收拾了放在藏北家的一点个人物品,坐上一辆宾利,驾驶座上的男人降下车窗,目光轻飘飘地扫过他,仿佛只是随意看一眼路边的小广告。
  过完年已经33的藏北不是会为这种事情在公共场合争吵或是动粗的男人,那样只会让两个人的关系更加难堪,望着那道毫无留恋的背影,只能把邪火哐哐两下撒在自己的车身上。
  前男友把他的痕迹从朋友圈删得一干二净,新发的内容也转换了画风。
  嗅出不寻常味道的朋友们这才马后炮地来爆料。
  富二代,两三个月了,年前年后没加班,没公司旅游,贵重礼物,搬家,新公寓……
  藏北面无表情,靠着车厢暗暗叹了口气。连男朋友搬了家都没察觉,没啥可说的。
  经过人民广场站,下去一大波人,那一大坨花也跟着下去了,身边换了一个背着双肩包的青年,背对着他站着玩手机。藏北习惯x_ing瞥了一眼人家的腿,长且直,比例不错。
  藏北有了些许喘息的空间,这才感觉到外套贴着胸口的内侧袋里手机在震动。
  拿出来的时候,震动已经停止,手机显示有四个未接来电,1个“爸”,3个“舅”。
  这两个人的电话,他一个都不想回复。但是手机马上又震了起来,这次显示是“舅妈”。
  他知道舅舅舅妈要找他说什么,不接电话肯定是不行的,前几年因为他们闹,他还换了次工作。
  他给自己做了3秒钟的心理建设。
  电话一接通,那头的女人就哇啦哇啦地叫开了,在嘈杂的地铁里竟也漏音得厉害,让站在前面的男生转过头看了藏北一眼。
  藏北带着歉意向男生点点头,举着手机背过身去,低着头麻木地听舅妈那边声泪俱下的控诉,没看到那男生看到他的脸之后也跟着变了脸色。
  电话那头,果然还是为了房子。
  藏北现在的房子是外公外婆留下来的一套老公房,外公在藏北大学毕业后就将这房子的产权和户主都改到他的名下,这些舅舅舅妈甚至他亲妈都不知道。直到两位老人相继去世,这些被那姐弟两摆到台面上来谈的时候才闹起来,连他亲妈都跳出来,让他把产权拿出来重新分割。
  这几年藏北一个人伺候走两位年迈病重的老人,现在看着各自在外组建家庭、“忙得不得了”、连回家看望照顾父母的时间都没有的两个子女这样闹,藏北骂不还口打不还手,只冷冷地看着他们,“白眼狼”、“诈骗犯”这些都算轻的,藏北无所谓。

发现一点点-人生感悟:人生没有捷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