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当前位置:主页 > 现代都市 >

《还潮》作者:不问三九(上)

发布时间:2021-10-03 16:18 类别:现代都市 标签: 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成长
每日更新最新耽美小说尽在  www.tmw818.com---每日准时更新最新耽美文!甜梦文库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还潮》作者:不问三九
  文案:
  “我是永远向着远方独行的浪子/
  你是茫茫人海之中我的女人。”
  陈潮初中时在老家住了三年。对那片染着泥土和青草味道的土地,他一直没爱起来。
  回到那儿的第一天,卡车上载着他们全家的行李,经过了一片棉花田。
  棉花田里站着个小姑娘,半长头发被风吹乱,手上沾满了泥。他当时穿了条不合身的长裙子,又白又干净。
  直男小帅哥和老实人小漂亮。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情有独钟成长
  搜索关键字:主角:陈潮,苗嘉颜┃配角:┃其它:
  一句话简介:你什么时候回来呀?
  立意:寻找自己,爱自己。
  作品简评:
  我是永远向着远方独行的浪子/你是茫茫人海之中我的女人。”陈潮初中时在老家住了三年。对那片染着泥土和青草味道的土地,他一直没爱起来。回到那儿的第一天,卡车上载着他们全家的行李,经过了一片棉花田。棉花田里站着个小姑娘,半长头发被风吹乱,手上沾满了泥。他当时穿了条不合身的长裙子,又白又干净。故事主题关于成长和守望,文章开篇从两位主角少年时期切入,讲述两个性格迥然的少年从互不相识到渐渐熟悉,其间充满着对乡土生活的生动描绘,贴近生活。随着故事的递进发展,两位主角的成长变化随之展现。作者文风细腻,笔触灵动,将少年人的纯粹天真及生活和成长中的无可奈何描述得尤为细致。人生或许充满诸多不易,但仍然要坚定爱自己。
 
 
第1章 
  腊月二十三,小年了。
  外头下了老厚的雪,外面不知道谁的自行车倒了,已经被雪埋得只剩下半边支起来的车把。片状的雪花一层一层铺下来,打在棚布上沙沙响。
  苗嘉颜拖了个装花苗的泡沫箱过来坐,手托着下巴,好半天都没动过,要不是眼睛还眨巴,看着就跟睡着了似的。
  棚里已经没人了,这个时间都回家过节去了。
  婶婶们干活儿总得配着话,这家那家的闲事儿不管唠过多少遍,只要起了头都跟新的一样,说激动了还得扔下手里做的事比划比划。常年伴着话音的花棚这会儿难得空了,除了下雪声以外什么都没有。
  还挺清净呢。
  苗嘉颜已经在这儿坐了小半天了,上午吃了饭就戴着帽子过来了。快过年了,家里人很多,比起那一屋子人,他更愿意在这儿看花。
  他们家是种棉花的,暑假苗家颜更多的是去棉花田,只有在冬天不种棉花的时候,他才会来花棚。
  这一棚里都是四季海棠,是很便宜的花,不值钱。他们这儿没有贵的花,贵的卖不出去,只有这种花市里最常见的四季花是最好卖的。
  他不是很喜欢来棚里,这里湿度大,空气总像是黏黏的。
  “哎哟我的妈啊——”突如其来一声喊,把好好发着呆的苗嘉颜吓得直接站了起来。
  “妈呀是小颜啊!”林婶手上攥着两只棉手套,深灰色围巾在头上裹得严严实实,只露出张脸。她另一只手还拍着心口,连声念叨着,“你可吓死我了,你这孩子坐这儿怎么不出声呢!往这儿一坐也没个动静!”
  苗嘉颜也被她吓得挺狠,站起来猛了泡沫箱都给碰翻了,这会儿也很是无辜:“我自己在这儿出声干什么啊……”
  “那我进来你倒是给个动静,你看这把我吓的!”林婶拍了拍手套,往里面走了,边走边问,“你咋还不回家?没叫你回去吃饭?”
  苗嘉颜把泡沫箱扣回去,答说:“没呢。”
  “早点儿回去吧,我过来取仓房钥匙,让我给落这儿了。”林婶絮絮地边走边说话,沿着一排排的花盆边找她的钥匙。
  苗嘉颜手揣在兜里,看着她找。
  钥匙就在她之前干活的位置,林婶捡起那串钥匙,问苗嘉颜:“你跟我一起走啊?”
  苗嘉颜看着她,摇摇头,说:“我先不回。”
  “大过节的你在这儿坐着干什么,这小受气包样儿,”林婶话音一顿,声音压低了问,“你爸妈都回来了?说你了?”
  苗嘉颜摇头,说“没”。
  林婶跟奶奶很熟,对他们家的事也都了解,看着苗嘉颜,走过来拍拍他胳膊,叹了口气说:“你在这儿蹲着算怎么回事儿,你爸妈你姑姑都回来过年了,该回家你得回家。”
  苗嘉颜一直是个老实孩子,没什么脾气,也不大声说话,棚里这些婶子们其实都疼他。
  “反正过了年就都回去了,说你什么你就当听不见,”林婶嘱咐他,“别跟你爸妈犟嘴,再招他们拾掇你。”
  林婶说完也不再管他,急着回去帮忙做饭,只说:“那我不管你了,你早点走,别等家里来人喊你。”
  苗嘉颜刚要出声答应,听见林婶又念叨着:“刚才过来的时候看见老大个车,不知道是不是陈家那爷俩儿回来了——”
  苗嘉颜站在原地,猛地扭过头去看林婶。
  “应该就是他们爷俩儿,不然还能谁家。”林婶戴上手套,又把围巾拉起来挡住脸,“我走了啊,别忘锁门。”
  林婶推门走了,苗嘉颜还保持着刚才的姿势,眼睛瞪得微圆。
  手心在兜里出了汗,变得潮乎乎的。苗嘉颜再顾不上家里那些人,也分不出神想旁的乱七八糟,满脑子就剩下了一件事——
  陈潮回来了。
  “谁啊?”陈家院子里,陈奶奶从房门迈出来,手上还拎着棵没摘完的白菜,“谁敲门?”
(甜梦文:www.tmw818.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甜梦文哦!)

上一篇:《天作不合》作者:闵然

下一篇:没有了

发现一点点-人生感悟:人生没有捷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