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当前位置:主页 > 恐怖灵异 >

罪惘 作者:酒非墨(上)

发布时间:2021-05-18 09:43 类别:恐怖灵异 标签: 推理 HE 年上 小甜饼 脑洞 刑侦
  文案:
  现代刑侦,谈谈恋爱破破案。
  口是心非直男刑警攻 X 外表高冷实则瓜皮聪明受
  晏钧 X 温予迟
  别出心裁的犯罪现场,神出鬼没的连环凶手,天衣无缝的密室作案......
  不正经文案:
  晏钧大概怎么也没想到,昔r.ì的头号嫌疑人会成为未来搭档。而且,还被这搭档给掰弯了......
  温予迟:晏队,你弯辽。
  晏钧(严肃脸):不,我没弯。
  温予迟:哦!好的呢!
  1v1,感情线足。从第二案开始感情线非常丰厚~
  每个案子约二十章。
  第1-18章:木偶案
  第19-40章:古宅案
  第41-60章:猫眼鬼影案
  攻直男被掰弯,受天然弯。
  第一案是攻视角,之后是主受。HE。
  标签:年上 推理 小甜饼 脑洞 HE 刑侦
 
 
第1章 木偶杀人案
  今年夏天的闷热一直持续到了九月底。傍晚暴雨留下的潮s-hi气息迟迟未见消散,依旧重重地压抑着整座城市。
  钤泽市早已过了下班高峰。不多时,城市上空便已完全被漫无边际的墨色吞噬,y-in沉得难寻星月。车水马龙渐趋消失殆尽,偌大的街道上只剩下形单影只的人们匆匆而行。路面上尚且余留着摊摊水洼,偶有汽车驶过,溅起一尾水花,复又随着轰鸣声的远去而归于沉寂。
  燥闷的空气犹如静止,路边大树厚叠的繁枝茂叶融在夜色中,一动不动。密不透风的稠热气息凝固了地面上所剩无多的光影与色彩,将城市下的喧嚣霓虹与隐匿罪恶一同困缚,j_iao织成一座无形的牢笼。
  距离市中心不远的地方,是一片公寓楼聚集区。最外围那幢公寓楼高大的外壁上,闪烁着众多小方格形状的微光,在沉闷的夜色中衬出一丝生气。
  公寓楼十楼的一间卧室内,角落里的落地灯代替月亮散发出月白色的灯光,为整个房间的陈设镀上了一层清辉。
  “哥哥,迪lun今天告诉我,他想出去玩。”小男孩蜷着腿坐在床上,摆弄着手中的木偶,随意地说道。
  木偶穿着蓝绿色相间的各自上衣,脸上两颗眼球瞪得很大,偏白的光滑面色被灯光照得愈显苍白。
  房间内,书桌旁正在在笔记本电脑上工作的男人抬头看了眼弟弟,又低下头盯着屏幕,语气有些敷衍地问道:“迪lun是谁?”
  小男孩笑着抬起木偶的小手臂,晃了晃木偶的脑袋:“是他啊。”
  男人看了两眼那个被弟弟称为迪lun的木偶,目光又回到了电脑屏幕上:“又有人送你礼物了?”
  男孩点点头:“嗯。前天一个大哥哥送我的。”
  晏钧和晏澄出生后都随母姓。晏钧读大学时母亲再婚,婚后便与澳大利亚的丈夫在国外居住,生下晏澄。按照惯例,母亲每年夏天都会带着晏澄回国住上两个月。晏钧平时独自居住,平时也没什么朋友串门,每年母亲和晏澄回来的这两个月他都会邀请两人来自己家里住。
  这两天母亲和丈夫安德鲁去了外省,晏钧便请了钟点工在白天的时候照顾弟弟。
  晏澄上周刚满五岁,陆陆续续地收到了来自亲戚朋友的十余件礼物,其实几乎全部都是继父的朋友送来的,唯独这件不是。
  晏钧扫了眼房间内散落在角落的礼物盒子,笑道:“小澄这么喜欢这个叫迪lun的木偶?”
  晏澄认真地望着哥哥:“嗯。迪lun可开朗了,喜欢跟我说话。”
  晏钧脑海中闪过弟弟刚才说过迪lun想出去玩的话,皱了皱眉心:“迪lun和你说话?小澄,明天多和邻居家的小朋友玩玩,”他站起身,走到房间角落,将两个盒子摞在一起抱了起来,“这些木偶什么的,哥哥先替你收起来。”
  “不要!迪lun你不可以带走!”晏澄忽然的尖叫声划破了暖橙色灯光下的安谧。
  晏钧闻之一怔:“为什么?”
  “因为他爱和我说话。”
  晏钧把收拾好的两个盒子搬到门口,皱了皱眉:“木偶怎么会说话。明天去和隔壁的小涵玩玩。”他说着,走回床边,朝晏澄伸出手,“来,把迪lun给哥哥保管一个星期。”
  “不要!”晏澄几乎是带着哭腔,“哥哥你是警察,每天在外面抓坏人......可迪lun他不是坏人,你为什么要抓他......”他把手中的木偶抱得很紧,像是在护着最宝贵的东西。
  晏钧叹了口气,坐在床边,注视着弟弟的眸子:“那你答应哥哥,这个木偶,你每天只能玩一个小时,好吗?”
  晏澄撇撇嘴,还是两眼泪汪汪地点了点头。
  晏钧仍然不放过方才的问题,试探x_ing地再次问道:“小澄,你刚才说,迪lun会和你说话?”
  晏澄的脸色又认真起来:“嗯。”
  “那你让他对我说两句?”晏钧接着问。他自然不是真的指望一个木偶会说话,只是不希望弟弟一直沉浸在木偶的世界里。
  晏澄听后却当了真,拍了拍迪lun的脑袋:“我哥哥要和你说话。”
  迪lun那占据了半个脑袋的两个大眼球随着晏澄的拍打上下晃动了几下,又恢复了一动不动的姿态,视线恰好落在侧边的窗户上,角度刚好盯着窗外的黑夜。
  忽地,一阵疾风毫无征兆地撞上了落地窗的玻璃。窗外,疾风携带的令人发憷的呜咽声持续了许久,像是有什么东西在拼命地企图冲进屋内。
  几分钟后,呜咽声才停下。
  晏澄等了片刻,迪lun还是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只有一对眼珠子还牢牢地盯着窗边。
  “哥哥,迪lun不想和你说话。”晏澄解释道。
  晏钧抬手抚上弟弟的头,有些担忧地注视着弟弟,一字一顿:“小澄,木偶是不会说话的。”

上一篇:罪惘 作者:酒非墨(下)

下一篇:没有了

发现一点点-人生感悟:人生没有捷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