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当前位置:主页 > 恐怖灵异 >

罪惘 作者:酒非墨(下)

发布时间:2021-05-18 09:41 类别:恐怖灵异 标签: HE 小甜饼 脑洞 刑侦 推理 年上
第83章 外人
  晏钧对林禾j_iao待了一下后天的行程,便让林禾把资料带回去再琢磨琢磨。
  林禾拿起那一叠资料和照片,站起身:“晏队,那我先出去了?”
  “嗯。”晏钧迅速应道,却在林禾打开门的时候,像是忽然想起来什么似的,“林禾,等一下。”
  林禾脚步一顿,转过身来看着晏钧,“嗯?怎么了?”
  晏钧从座位上起身,走到门前,声音压低了些:“这件事,别跟别人说。如果有人问起,你就说是去远点的地方出差查线索了,几天就回来。”
  办公室另一侧墙壁外围的拐角处,温予迟刚接完水,往座位上走。一道熟悉的声音传入耳帘,他想过去打招呼,加快了脚步。
  队长办公室门口,林禾一脸不解地望着晏钧,问:“为什么…?这难道…是什么秘密任务?”没等晏钧回应,他又问,“别人包括小温吗?难道对小温也要保密?小温不算是‘别人’吧…?”
  几米之外的拐角处,温予迟的步伐蓦地一滞。
  晏钧抿了抿唇,手指几不可查地微微蜷起,他肃容注视着林禾,沉声道:“温予迟没必要知道。”
  林禾闻言一愣,“小温什么时候也变成‘别人’了?哎哎不是…晏队,你们……”与一兮一湍一√。
  “我们没怎么。”晏钧不想对林禾解释,便随意地敷衍了句。见林禾还没走,他又提醒似的拍了拍林禾的手臂,“行了,去做你的事。”
  直到听到几米之外队长办公室的门被关上的声音,温予迟才回过神来。他的睫羽轻颤着,嘴唇也不知不觉抿得很紧。
  上嘴唇一周前还痛着的伤口现在早已愈合,曾经殷红的伤口此刻已然长好。
  没有任何印记,就像是从未发生过一样。
  他木木地走回到自己的座位上,视线落在桌子上左侧,那里摆着年前晏钧送他的新保温杯。
  他抬起右手,在桌子最靠右侧的资料夹里抽资料,却怎么也抽不出来任何一份。他用力地想要抽出摸到的那一份资料,却越卡越紧。
  终于,他的动作顿住了。他收回了手,悬在空中,又定住了两秒,最后还是收了回来。这么努力都抽不出来的东西,最好的方式就是不拿了。
  是不是自始至终,这都是自己一人的独角戏?但晏队明明是关心过他的。但这从头到尾,都是两个人的秘密,像是某个不能让别的任何知晓的秘密。
  或者说,是一个到最后会让自己死无对证的胡同,没人知道过自己的付出。
  他以为,从晏钧答应在一起的那刻起,两个人之间会是完全的信任。但刚才的那句“别人”分外的刺耳,却偏偏还一直留在他的耳畔。他越是不想回忆起,那回音就越是不停地一直重复着,像是要一点一点刻在他的心上。
  温予迟起身,给自己倒了一杯冷水,大口地灌了下去。
  坐回座位上的温予迟重新望向那个保温杯。是不是自己太敏感了?或许晏队有自己的苦衷呢?或许是什么案子机密,自己职位太低所以不能知道?但是从林禾当时的反应来看,似乎林禾是准备告诉自己的,而晏队阻止了。
  温予迟抬手扯了扯自己额前的头发,手肘重重地落在桌子上,气息有些乱。
  为什么到了现在,自己在爱人的眼里仍然只是“别人”?这是他最恨的字眼。
  十年前,在母亲住的病房外,也有人用过一模一样的字眼。
  怎么会是外人呢?为什么是外人?他曾经质问过父亲,质问过哥哥,却都没有得到答复。就像是自己生来就是个外人。
  但是这些都没关系。现在在刑侦支队,能做喜欢的职业,能和喜欢的人在一起,还有什么更好的呢。虽然熬夜加班是常有的事,但却是他毕业之后过的最轻松的半年多。
  如果能够一直维持现状就好了,他常常想。
  下午支队开了个会,也没人叫温予迟去。温予迟甚至可以察觉同事在躲着他。
  是不是自己和晏队的事情传出去了?所以晏队对自己产生了抵触情绪,周围的同事发现了队长对他的态度不好,所有都识相地避开他?
  温予迟心里一沉,像是有千斤重压在胸口。
  妈妈没把他当过外人,可妈妈已经不在了。这十年来,唯一一个亲近的人就是晏钧。
  为什么现在也疏远自己了?温予迟开始一阵一阵地头疼。
  他甚至不太清楚自己是怎么熬到下班的。
  他今天早上是坐晏钧的车来的,但是六点的时候温予迟仍然没见到晏钧人在哪里。出租车把他带到他家的时候,才七点不到。
  温予迟进了屋,印入眼帘的是今早那人还穿着的那双棉拖鞋。他在门边立了一会儿,默默地把鞋子都放回到鞋架上。
  是不是自己太敏感了?可能晏钧就是有什么高层的案子,按照规定不能向下级透露。
  又或者,是不是自己想要的太多了?晏钧作为刑侦支队的队长,肯定不能让别人觉得他陷于私人事情当中,所以不愿意公开承认这段感情。
  都有可能。
  温予迟揉了揉头发,变得很乱他也没去管它。反正在意的人看不到。
  不知过了多久,温予迟觉得嗓子开始发干。他倾身拿起茶几上的水杯,刚要喝口水,裤兜里的手机忽然震动了。
  他穿的裤子很薄,手机电话提醒的震动隔着一层薄薄的布料被放大了无数倍。莫名强烈的震动感使温予迟没拿稳杯子,里面的半杯凉水瞬间全部泼在了裤子上。
  冰凉的触感顺着神经快速蔓延开来,但他并没有任何心思去处理被浸s-hi的衣服和裤子,而是迅速地拿出裤兜里的手机,下意识地去看屏幕上显示的来电人姓名。
 
 
第84章 启程
  电话是晏队打过来的吧。他一定是来和我解释了。
  果不其然,晏队是有自己的苦衷的。

上一篇:装A怀了宿敌的崽+番外 作者:御星海

下一篇:没有了

发现一点点-人生感悟:人生没有捷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