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当前位置:主页 > 古代言情 >

《我有疾,君医否》作者:塔西君(下)

发布时间:2021-09-07 15:57 类别:古代言情 标签: 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破镜重圆 强强
了朔安,我会想想法子,看如何将蛊术解开。”
  姚雪闻言,有些急切地转过身来:“当真有办法?”
  秋辰沉思片刻,只是道:“我也不知。晚些时候等我查了典籍,看是否能找出损耗最小的办法。”
  姚雪听到这儿,又有些着急起来:“我同你一起找。”他一想到如果解开了蛊,秋辰或许会遭遇不测,他的心里便惧怕不已,甚至蒙生出了一丝逃避的念头。
  可是如若不解开这些蛊,终究不是个办法,秋辰作为施蛊者,身子也只会每况愈下。
  他越想越不能想,恍然间记起上次秦洛对他说的话,赶忙转头对秋辰道:“我有一个部下认识朔安当地的高人,此人精通蛊术,晚些时候我们一起去拜访他,他定有办法解除蛊术,又保你X1ng命无虞。”
  秋辰愣听了这话一愣,沉默片刻,最后点点头。
  姚雪方才心中着急,现下话说出口,才堪堪反应过来,微微有些心虚道:“你……没什么要问我的?”
  秋辰抬起他那双漂亮眼睛深深忘了姚雪一眼,指了指挂在榻前的那条黄晶石挂坠,道:“你闲来无事会戴这种东西?定是有人暗中交与你了。只是,这块晶石万里挑一,能解大部分蛊毒,你这部下能弄来,也非等闲之辈。”
  秋辰一边说着,越看那块晶石的模样越觉得眼熟,自己似乎在很久很久以前见过它,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姚雪闻言,想了一想,有些困惑道:“那我为何戴着这块石头,还是中了情蛊?”
  秋辰淡淡道:“黄晶石能解大部分的蛊术,但是像情蛊这样高阶复杂的蛊术却解除不了。我既然修蛊术,便是任何繁杂奇诡的蛊术都要懂得。这情蛊是我几年前做的,工序复杂,耗时很久,里面加了我的心头血,足以抵御这世界上一切解蛊之术。”
  “换句话说,情蛊唯一的解药,便是施蛊者。中蛊者对施蛊者越是执迷,中蛊便中得越深。”秋辰说到这儿,微微动容,眉眼柔和下来,深深地望进姚雪眼里。
  姚雪对上秋辰的目光,又想到对方这些年来不知受了多少苦,只觉得心中钝痛不已。他上前两步,从背后环抱住秋辰,搂着人的腰低声道:“且不说别的,你炼这许多的蛊,都是以你的身心为代价,你这是在用你一个人的身体支撑整个凉国,又如何能承受得起?”
  秋辰在原地站着没动,他有些自嘲地笑了笑,道:“我先前也没想那么多。左右不过不是孤家寡人,走到哪儿算哪儿。可是……可是现如今,我……我不想留你一个人。”他说到这儿,很用力地握了握姚雪的手。
  姚雪将手臂收得更紧了一些,低头在秋辰的发顶稳了一稳,轻声道:“我也不会留下你的。无论做什么,我陪你。”
  ……
  几日后,一众人终于回到了朔安城。
  两人走下车,刚一进府,姚雪便拉着秋辰来到了府中的西北角。
  秋辰微微蹙着眉,很是戒备,姚雪轻轻抚了抚他的背,安抚道:“我刚一入烟阳的时候,便认识了我这个部下。他是自己人,一心一意效忠于我,他也知道我对你的心意,你完全可以信任。”
  说话间,秦洛在墙外敲击了几声,姚雪应了一声,他便□□进来了。
  一进内院,他看见墙下站了两个人,吃了一惊,不由得往后退了一步。
  姚雪赶忙出声安抚道:“无妨,他就是我发小。”
  秦洛满怀戒备地看向秋辰,可是当他看清了秋辰的脸,神色从警惕一下子变成了震惊。他甚至走上前去两步,又定定地看了秋辰一会儿,最后才试探道:“你是……那位姑娘?”
  秋辰猛得愣了一下,登时便有些恼怒,声音也冷了下来:“你说什么?”
  秦洛见秋辰气场猛然间变得十分有压迫感,赶紧手忙脚乱地解释道:“就是那一年!在烟阳的时候,在烟阳的花楼里!你还记得我么?”他少有的语无伦次,说了半晌又连带比划,秋辰终于反应过来。
  他像是被什么击中了一般,愣在原地,过了许久,才终于回过神来,望着秦洛愣愣地道:“是你?”
  秦洛还沉浸在一片震撼之中,他看看姚雪,又看看秋辰,张了张嘴,最后只说出一句话来:“你不是姑娘?”
  秋辰被他说得很是无奈,有点儿好笑道:“你为何就一口咬定我是姑娘?”
  姚雪听到这儿,依然一头雾水,忍不住打断道:“你们到底在说什么?”他百思不得其解:“不是,你们难不成认识?”
  秋辰望着姚雪欲言又止,似乎感到有些难以启齿,最后还是秦洛转头和姚雪道:“公子你可还记得,你将我从花楼里赎出来的那一天,我因为放走了一个人,被好一顿毒打?”
  姚雪微微想了一想,很快便记起,确有此事。
  秦洛指了指秋辰道:“他就是我当年放走的那个人。”
  这下轮到姚雪惊得睁大了眼睛。
  他望着秋辰十分困惑道:“你当时,居然在烟阳城的花楼里?”
  秋辰也疑惑不解地看向姚雪:“你又是如何知道这件事的?”他原本觉得这件事不甚光彩,想要绝口不提,没承想姚雪居然一早就知道这件事。
  秋辰那年被宁远帝派出的追兵追得走投无路,从星彩镇一路北上,经过王都烟阳。他那时候身上的银钱已经要用完了,心中又满是莫大的苦痛,就快要活不下去,正巧被花楼的人看见,便将他收进去做了杂役。
  奈何他相貌生得实在出众,稍微收拾一番便气质卓然,不多时便被当地一位常来花楼的权贵看上了。花楼里的人自然不会放过这样一个大好的发财机会,将他关在楼上的房间里,一再和那位权贵抬价,最后终于定了下来,卖了他的身契,只等着择日来接人。
  秋辰当时断没想过自己会遇到这样的事,他不是习武出身,无法轻易逃脱,一时间只觉得又羞又愤,心如死灰。
(甜梦文:www.tmw818.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甜梦文哦!)

上一篇:《我有疾,君医否》作者:塔西君(上)

下一篇:没有了

发现一点点-人生感悟:人生没有捷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