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当前位置:主页 > 古代言情 >

《我有疾,君医否》作者:塔西君(上)

发布时间:2021-09-07 15:57 类别:古代言情 标签: 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破镜重圆 强强
  《我有疾,君医否》作者:塔西君
  文案:
  姚雪常年征战四方,立下赫赫战功。他模样生得极为俊俏,一骑悍马好不威风,可是却一直未娶。
  恰逢北地战乱,蛊王祸世,姚雪领命出征。
  相传这蛊王虽是男子,却生得极其美艳,他擅于蛊术,往往不费一兵一卒,便可使军队大获全胜。
  姚雪到了北地,没承想也中了蛊,被俘到了敌国。然而他发现,那位名声在外的蛊王,居然是他七年前就不知所踪的发小,秋辰。
  秋辰对姚雪恨之入骨,却不允许任何人动他。他把姚雪关在自己府里,白日和他同食,夜间和他同寝,最后还给他下了情蛊。
  秋辰望着姚雪笑道:“我要你离了我就不行,我要你想我想得腐心蚀骨,痛不欲生。”
  姚雪恨秋辰通敌,怨秋辰辱他,可是却不能自抑地越陷越深。
  *敌国公主看中姚雪的英武,想要将他收入府中,姚雪当着满朝文武百官说:“那什么,我有病。”
  他挑眉看向秋辰:“我只对你们国师有感觉。”
  秋辰望着他笑:“你真是比我还疯。”
  --落雪翩然,飞花飘散。往生如镜,我知君心。
  正直禁欲切开黑攻x风骚妖冶心机美人受
  秋辰:他不是不行,他有点儿太行了)
  本文主攻 强强+1v1,双洁,HE
  两个疯批的故事
 
  内容标签: 强强 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破镜重圆
  搜索关键字:主角:姚雪,秋辰 ┃ 配角: ┃ 其它:预收《嫁给魔尊为妾后》《我真的不是万人迷(娱乐圈)》
  一句话简介:我有病,你给治吗?
  立意:人生到处知何似,应似飞鸿踏雪泥。
 
 
第1章 烟阳
  暮春三月,草长莺飞。
  晌午的烟阳城热闹纷繁,男女老少各色人等,都纷纷涌上街头,立于城中主道旁翘首以盼,整座城池笼罩在一片欢腾的氛围之下。
  此番隆重,不为旁的,正是为当今雍国那位功勋卓著的骠骑大将军凯旋回朝。
  这位将军年纪虽轻,不过二十出头,却是朝廷中最受当今圣上器重的武将。
  相传,他本是偏远地方太守的独子,十七岁那年恰逢皇上微服私访,不知怎的瞧上了他,不久之后,他便举家升迁,来到了这繁华王都烟阳。
  雍国自古以来重文轻武,当今朝中文官百余人,恰逢战乱,能派得上用场的武将竟是寥寥无几。因此几年下来,这位从偏远地区来的太守之子便一路升迁至骠骑大将军,一时间权倾朝野,举国上下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姚雪骑在马上,手中收着缰绳,有点百无聊赖地望着街道两旁各式各样的人。
  他生X1ng喜静,不爱这热闹的场面,这群人好奇的目光中透着一丝窥探,想到等会儿还要面圣,他心下不免烦闷。
  姚雪生得剑眉星目,眉宇间总有股英气,眼波流转间还有一股从沙场上带回来的狂傲。他今日束了高马尾,通身穿着铠甲,配剑挂于腰侧,此刻骑于汗血宝马之上,更是显得身量修长,威风凛凛。
  此番战事规模不大,姚雪速战速决,把军队的损耗降到了最低,可谓是大胜而归。因此,整个军队也洋溢着喜悦与轻松的气氛。
  “嘿,打个赌,我从五数到一,定有姑娘冲出来,劫咱们将军。”
  说话的是姚雪的副将白羽。此人是朝中兵部侍郎之子,平日里总是嘻嘻哈哈地没个正形。他是姚雪的亲信之一,和姚雪关系甚笃,所以敢在众人面前明目张胆地调侃将军。
  “五,四,三——”
  街道两旁人潮涌动,姚雪的马是在战场上跑惯了的,X1ng子极烈,姚雪手上一直捏着缰绳收着劲儿,此刻听白羽还有闲工夫拿自己寻开心,他抿了抿嘴,正想回过头去剐对方一眼,没承想,还真从道旁冲出一个人来。
  冲出来的是名女子,年纪很轻,她涨红了一张脸,仿佛是鼓起了毕生的勇气,将一枝桃花塞进了姚雪的手中。
  周围寂静片刻,随即一片哄声。
  姚雪也暗暗吃了一惊,将马停下来,望向手中的桃花。
  烟阳地处偏北,因此,这枝条上的桃花朵数偏少,色泽是浅粉,远不及他的家乡星彩镇中的桃花艳丽。
  年少时的记忆忽然排山倒海一般涌上心头,他不可遏制地想起那双明媚的眼眸,那头如墨的长发,还有那些少年之间的言笑晏晏。
  沉默良久,姚雪轻笑一声,慢慢地从枝上摘下一朵花,别于少女的衣襟上。
  姚雪个X1ng向来清冷,他的随从们此刻都惊讶地瞪大了双眼。尤其是副将白羽,难以置信道:“咱们将军莫不是转X1ng了。”
  姚雪没睬他们,扬了扬手里的花枝,婉言道:“谢过姑娘赠花。也愿姑娘,来日定能天赐良缘。”
  他说罢,紧了紧手中的缰绳,没再回头,加快了速度往宫里赶去。
  “启禀陛下,骠骑大将军求见。”
  乐央殿内,宁远帝正坐于珠帘之后批奏折。他已年过六旬,头发有些花白,脸上的皱纹很深,此刻坐在案前眉头紧锁,显露出一股和年龄相符的疲态。
  他闻言面色稍有缓和,缓声道:“宣。”
  不多时,姚雪便进来了。他方才已经在偏殿里休整了一番,此刻将头发宛成发髻,卸下一身铠甲,换了靛蓝色的常服,敛了从战场上带来的肃杀之气。
  “拜见陛下。”姚雪俯身跪拜。
  他向宁远帝详细汇报了此次战事,然而宁远帝仿佛对姚雪所说的内容不甚关心,反倒是倾身拿了个坐垫,放在了桌案的对面:“来,长舒,坐吧。”
  “臣不敢。”姚雪心下略微迟疑,没有起身,只是面无波澜地淡淡回话。
  宁远帝闻言,也不甚在意,任由姚雪跪在地上,自顾自地说了下去:“想你当年,刚入烟阳之时,不过十七岁吧。”
(甜梦文:www.tmw818.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甜梦文哦!)

发现一点点-人生感悟:人生没有捷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