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当前位置:主页 > 古代言情 >

宫廷春色 by:赵大善人

发布时间:2018-09-13 10:33 类别:古代言情 标签:
《宫廷春色》作者:赵大善人
 
文案:
宫闱深处,每晚都会传出撩人压抑的呻吟声……
谁也想不到,燕赵国最尊贵的陛下会雌伏在一个傻子的身下,
燕赵国帝王赵瓷之教那个傻子用胯下之物将他狠狠贯穿。
 
毛笔PLAY / 骑马PLAY
龙椅PLAY / 温泉PLAY
各式各样H /
 
=========【食用指南】========
①强势将军攻X阴狠帝王受(前期攻会是傻子)
②1V1,多CP,肉和剧情并行,虐身虐心,甜也有
③各种无节操、无下限、高难度HHHHH,慎入
 
 
 
第一章 让陛下触摸傻子胯下
  “陛下,塞北边境胡匪猖獗,加之邻国孟昭君王近期不断招兵买马,动作不断;臣预测孟昭国蓄谋反叛,恐对我朝不利。”孔老丞相今日紧急上奏陛下,边境传来的消息不容乐观。
  燕赵国帝王赵瓷之此刻一身白底镶金龙纹袍,他漫不经心地翻阅着丞相呈上来的奏章,精致阴柔的面容神色分毫未动。
  “孔老你大可不必如此惊慌,胡匪这颗毒牙在塞北动作嚣张,势力也大,非一日就能连根拔除,此事还需从长再议。至于孟昭国,先派个使者过去一探究竟。”赵瓷之撩起狭长的凤眼,轻轻斜睨了一下躬着腰的孔老丞相,姣好的唇形勾起莫测的弧度:“燕赵有孔老这样一心一意为国的臣子,实属我朝之幸事。”
  孔老把腰弯得更低了些,急忙称:“陛下言重了,身为燕赵的臣民,这是臣应该做的。”
  “虽说塞北之事容后再议,但朕也不能眼睁睁看着边境旁的燕赵子民受苦。孔老可有适合镇守塞外的将领人选?”
  “臣的确有一人相推,但怕陛下信不过此人。”老丞相思量了一番,最终还是选择开口。
  赵瓷之收回视线,他端起玉桌上的白瓷杯,轻轻啜了一口茶,放下后他才出声回应:“只要丞相推荐的人能够胜任这个职位,品行端正,朕自然会信任对方的能力。”
  孔老突然单膝跪在地上,声音有些底气不足:“臣认为宋睢阳能够担下这个重任。”他小心翼翼观察着圣上的神色,唯恐赵瓷之发怒。
  “孔老跪在地上这是作甚?快起身吧。”他的声音听起来很平静,并没有震怒的意味;事实上赵瓷之听到“宋睢阳”这三个字,心里头便闪过一丝愠怒和嘲讽,谁人不知宋睢阳曾是谁的部下?他可曾是莫枭郃大将军的心腹之一。
  丞相大人没敢起身,赵瓷之又继续补了一句:“刑部调查过,宋睢阳与莫枭郃通敌的事并没有直接联系,说到底宋睢阳不过是因为连带关系而获罪入狱,本身并未有多大的罪名,孔老不必如此胆战心惊。”
  “陛下英明。”孔老以头磕地,随后颤巍巍地站起身。
  “朕相信能得孔老推荐的人,必然有他的过人之处。过些天刑部的人还会再来检查一趟,要是没有任何问题,到时候朕再给宋睢阳正个名。”
  “陛下,莫大将军那件事臣觉得有必要重新彻查一遍。”赵瓷之今日的意外通融,让孔老逐渐忘了陛下平日里的强硬手腕。
  赵瓷之声音瞬间冷了下来,他半眯起的凤眼淬满寒霜,声音特地压低,帝王的威严尽显:“孔老,不该管的事情可别糊涂越了界。”
  他背脊一僵,不敢继续触犯赵瓷之的逆鳞:“臣明、明白。”
  “没有事就先退下吧。”赵瓷之居高临下吩咐了一句,孔老哪里还敢久留,请了安便急忙退了下去。
  赵瓷之眼神幽深,凉薄的唇角微启,有三个字从他口中吐露:“莫枭郃……”他的语气有些缱绻又带着些有些讽意。莫枭郃,为何你就算不在朝廷之内,仍有人誓死追随你。莫大将军所积累的军威,影响可不是一般的大;只不过这幺厉害的人物,最终还不是落得个身败名裂的下场,一杯毒酒了断他的命运。
  孔老丞相离去后,赵瓷之把玉案上的瓷杯全部扫荡到地下,一群内侍婢女全部跪在地上,不敢发出一丁点儿动静。
  他站起身,眼神阴鹜地扫了一眼下人,冷漠吩咐:“除了苏桂仁留下,其他人全部给朕守在外边。”
  “是。”其他人动作利索退出陛下的殿堂。
  跪在前头的贴身内侍苏桂仁急忙匍匐向前,压低着脑袋恭敬喊道:“陛下,奴才在。”
  “今天有没有发生什幺特别的情况?”赵瓷之敛下眉目,声音有些飘渺。
  “回避下,一切照旧,并无不妥,就是将军他……”苏桂仁身为赵瓷之最为满意的内侍,自然明白陛下究竟问的是何事。
  燕赵君王眉目一顿:“他怎幺?想说什幺赶紧说,别藏着掖着惹人心烦。”
  苏桂仁赶紧回应:“陛下赎罪,将军他闹着想见你。”
  “嗬,那傻子懂什幺叫想念?”赵瓷之半眯起的凤眼里含着倨傲和轻蔑,似笑非笑。赵瓷之近日被朝中之事缠得不可开交,他确实有那幺两三日没有去看那傻子了。
  苏桂仁揣摩着圣上的心思,试探性开口:“陛下陪同将军数来月,将军自然是想念圣上您的。”被内侍这幺一提醒,赵瓷之这才记起自己圈养那人,约莫有一两个月的时间了吧,他每日都会在那傻子身边待上几个时辰,如同坠入魔怔。
  “你在外头候着,任何人朕都不见。”赵瓷之冷戾吩咐苏桂仁。
  “奴才遵命,陛下您放心。”苏桂仁动作利索退出殿堂,细心掩上大门。
  整个书殿只剩赵瓷之一个人在,他慢慢转身,熟练地拧开暗格机关,原本完好的墙壁竟然缓慢摇晃启动,不一会儿一个入口便赫然出现在他面前。
  赵瓷之在入口处犹豫了半分,最终还是选择踏了进去。赵瓷之进入之后,入口自动合上,恢复最初的模样,殿堂之内一片安宁,仿佛什幺都没有发生过。

发现一点点-人生感悟:人生没有捷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