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当前位置:主页 > 耽美小说 >

(渣反同人)【冰九】春山恨 by:Lemon叶色阑珊

发布时间:2019-01-23 21:45 类别:耽美小说 标签:
 
◎注:
abo设定!abo设定!abo设定!重事三!
冰哥×沈九,水牢背景
◎上车不用打卡,上师尊务必打卡
 
 
若不是把沈清秋关在水牢里折磨到气息不稳,洛冰河一辈子都不会知道,自己的师尊是个注定要在人身下承欢的坤泽。
“师尊,刚才不是还硬气的不行吗?这才过了多久,怎么不说话了?”看着沈清秋躺在地上喘着粗气的样子,洛冰河过瘾的不行。
看沈清秋虚弱得倒在血泊里,亲手撕去自己所有的虚伪和禁欲,臣服于身体无法抵抗的欲望,哪有比这更让人舒服的事。
“小畜生就是小畜生...只会使下三滥的手段...”沈清秋的衣服早就被血和汗淋透了,被雨露期折磨的脸上烧着一层红晕,连说话的声音,也都比平常软上了几分。
“师尊,怪不得从前总觉得你和旁人不一样,现在才明白,原来是比别人更 y- ín 乱。”洛冰河伸手把沈清秋拽进了自己的怀里,顺便更加肆无忌惮的释放着自己的气息。
“给我...药...”沈清秋长年以药物压制自己的雨露期,而今这药一断,多年积攒的情欲一起释放了出来。紧紧攀着洛冰河的手臂,眼框都红了。
“嗯?师尊说什么?”洛冰河笑了笑。“原来师尊不是最喜欢看别人受苦了吗,怎么而今现在轮到自己身上,就半点骨气都没有了?”
“小杂种...要杀就杀...何必废话...”沈清秋把下唇生生咬出了个口子,才勉强找回了一丝神智。
“这么多年的养育之恩我都还没报呢,怎么忍心杀你。”洛冰河说着,慢慢扯下了沈清秋的腰带。
“畜生...”沈清秋泫然欲泣的模样,落在洛冰河的眼里,就变成了另一种诱惑。
“师尊,你说把自己的仇人压在身下欺负到哭,会是什么感觉?”
“你要是还有点人x_ing,就给我个痛快...”
“不巧,我还偏偏没什么人x_ing,就算有,也早被师尊活活磨没了。”洛冰河说着,直接把沈清秋压在了墙上。
 
“畜生...”坤泽在雨露期时最适合*合,洛冰河也不是个有耐心的人,前戏一概省略,还没等沈清秋缓过神来,就直接顶了进去。“停下来...”
就算动作粗暴,可是技术却好的要命,毕竟眠花宿柳惯了,肯定不是沈清秋这种假作风流的人能比的。
因为雨露期,沈清秋整个人都敏感的不行,尤其是这种站着的体位,沈清秋被情欲折磨的,只能挂在洛冰河身上。
“师尊,你真木奉,比我上过的所有人都好。”洛冰河说的是实话,上其他人远不及上沈清秋给他带来的欲念多。“不知道之前的雨露期,师尊都在谁身下承的欢。告诉我,是岳七么?”
听到那两个字,沈清秋又想起许多,剧烈的挣扎了起来。“放开我...放开...”
“好啊,我放开你。”洛冰河退了出来,一巴掌把沈清秋扇倒在地。“只有提那个人,师尊才会有点反应,身后都s-hi成那样了,装什么清高。”
沈清秋被打的咳了口血出来,意识确是清醒了许多。“你给为师记住了,不管为师怎样,你都是个杂种。”
 
这句话彻底激怒了洛冰河。“师尊,看来只有把你干的服服帖帖的,你才明白你的命握在谁的手里。”
洛冰河蹭着红肿的地方磨蹭了半天,等沈清秋已经昏昏沉沉的时候,直接顶了进去。
“唔...”完全陷于情欲的声音,撩的洛冰河又硬了几分。
“师尊,像你这样浑身上下都是敏感点的坤泽,活该让人上。”洛冰河顶着沈清秋里面的那处磨了很久,沈清秋的意识早就不清醒了。
“畜生...”
见沈清秋手紧拽着自己的衣角,洛冰河突然温柔了起来,身下的律动也越发规律。
“师尊,你说我要是把你标记了,你会不会变得不那么讨人厌了?”
沈清秋听到这话,突然恢复了些神智。“不要...洛冰河...不要...”
“这可是我回来后你第一次叫我的名字。”洛冰河笑了笑,他什么都得到了,偏偏只有沈清秋一个,从始至终都没拿看过自己当人看过。
“洛冰河...不要...不要...”见洛冰河抵在那处意欲征伐,沈清秋整个人都乱了。“求你...不要...”
“师尊,你哭起来真好看。”
“嗯!”突然被闯进最深处,沈清秋痛的一下子泪水落的止都止不住。“洛冰河...冰河...别标记我...别...”
“师尊,忍着点。”洛冰河使劲捣弄了一番,把沈清秋身后弄得愈发不堪。“就一会,不疼的。”
咬上后颈的同时标记成结,沈清秋知道,自己逃不掉了。
“师尊,你还是这样比较乖。”见沈清秋身上沾满了自己的气息,洛冰河满足的不行,语气都轻佻了不少。
 
自那日从沈清秋身上占够了便宜,洛冰河已是快两天没再去看过他了。
一个被标记了的坤泽,带着一身伤在水牢里抗过雨露期,洛冰河觉得,就算自己不去折磨他,他也不会有多好过。
“冰河,要不要吃块桂花糕?”温香软玉在怀,洛冰河看着眼前的三个美人,满心想的却是沈清秋流着泪,苦苦哀求自己不要标记他的样子。
“我还有事就先走了。”洛冰河走之前,还不忘温柔的补了一句。“你们先吃着,记得给我留点。”
 
此刻正是盛夏时节,水牢里却冷的吓人。沈清秋还躺在地上,依稀是刚被凌辱过的样子。
不过双手却被腰带绑了起来。
洛冰河分明记得,自己走的时候并没有把他的双手绑起来。
“师尊这个样子,是怕自己会忍不住玩弄自己么?”洛冰河知道沈清秋没有意识回答自己,却还是发问了。“不过好像没有用呢,师尊帮自己泄过好几次火了吧,身下的痕迹可不都是我弄出来的。”

发现一点点-人生感悟:人生没有捷径。